王大娘一辈子精打细算,攒了五万块钱。儿子让她存银行,她觉得钱还是放家里安全,结果,钱丢了。

  王大娘发现时,浑身发抖,血压升高,晕晕乎乎的。强忍着给儿子打电话,儿子赶紧从地里回来。

  儿子报了警,警察来取证,说他们会尽快破案,不要着急。

  可王大娘怎能不急,那可是她一分一分攒的棺材板钱!一下子让小偷全锅端,她接受不了。

  王大娘急火攻心,不吃不喝,病倒了。

  任儿子怎么劝,她抹着眼泪,转不过弯来。

  而警察还没破案,小偷回来自首了。谁也没想到,偷钱的竟然是儿媳妇。

  难怪这几天,儿媳妇不在家,原来是偷拿着钱到大城市买貂皮大衣去了。

  儿媳妇以为婆婆的钱一直放着,也不会发现,就想先偷拿来花,秋天卖粮再悄悄还上,神不知鬼不觉。谁知道婆婆闲着没事有看钱的习惯,结果就暴露了。

  儿子当着婆婆的面骂媳妇:“你这个败家娘们,一件貂皮大衣花了三万,还剩两万呢?”

  媳妇哭着说:“两万在这呢!妈,那三万,秋天一定还上。”

  真是应了那句话:家贼难防。

  王大娘那个气啊!不过,钱不是让小偷偷了,她也放了心。

  过后,王大娘听信儿子的话,把钱存在了银行,设置了秘密。存折被她缝在内衣里,整天贴身带着,谁也偷不走。

  但是,这件事之后,王大娘看儿媳妇哪哪都不顺眼。她没想到,家里养了个贼。现在能偷钱买衣服,将来没准为了买衣服去偷人。

  她越想越害怕,这样的女人留不了。她要让儿子离婚。

  可儿子不同意,还替媳妇说话:“妈,她就是一时冲动,以后不会了。再说,我相信她不会背叛我的。”

  王大娘觉得是儿子太年轻,不懂事。

  她处处找儿媳妇的麻烦,不是今天菜太咸就是馒头不好吃。

  儿媳妇也不生气,还说:“妈,你放心,那三万我保证还上,还加利息。”

  她还有脸提这事。王大娘气得摔碗说:“一提我就来气,你还有脸说。哪你这样不会过日子的女人……”王大娘把儿媳妇骂得呜呜哭。王大娘心里可挺高兴。

  可儿子还是不同意离婚。

  王大娘要使出“杀手锏”了——离家出走,到别的村子老姐妹家住去了。

  儿子来求她回家,她说:“不离婚,我就不回。”儿子被逼无奈,给她下跪,她也无动于衷。

  王大娘逼儿子离婚的事,闹得沸沸扬扬。有人支持王大娘,有人反对。

  可王大娘总不能一直在别人家住啊!儿子万般无奈,拿着离婚证来请王大娘回家。

  王大娘不认识字,她特意找别人求证,才相信了儿子,跟着回了家。

  家里没有了儿媳妇,王大娘心里敞亮了。她张罗给儿子找新媳妇。

  儿子不吱声,依旧早出晚归忙活农活,看上去,并不是太伤心。

  一个月后,王大娘独自在家时,警察来了。

  他们说:“抓到上次偷钱的小偷,您可以去派出所取钱。”

  王大娘奇怪地说:“我的钱是儿媳拿的,不是小偷。”

  警察看看记录说:“不对啊!我们抓了临村的小偷,他交代说偷过您的钱。是不是被红纸包的五万?”

  王大娘搞不清楚,说:“我给我儿子打电话。”

  警察待儿子回来,儿子特别开心,跟王大娘说:“妈,我媳妇终于可以沉冤得雪了。”

  警察走后,儿子说了真相。

  王大娘丢钱那天,儿媳妇的确在城里。她听老公打电话说婆婆丢了钱,病倒了,就想出了“顶罪”的法子,让王大娘安心。王大娘七十多,血压高,身体不好,她说,自己背黑锅,也比老妈一病不起强。虽然,后来王大娘让他们离婚,他们想,既然“骗”到现在就一直骗下去吧,得让老人慢慢接受,反正,儿子和媳妇又不是真离婚,那离婚证是假的。

  王大娘跟着儿子从派出所,取钱回来的路上,她悔啊!她那样对儿媳妇,全村人都知道,她这老脸往哪放啊!

  到了家,她一时想不开,要喝农药。

  幸好儿子及时发现,儿子生气了,说:“妈,我们照顾您年龄大,不惹您生气。可是,您还想不开,我们都是为你好,您有个孝顺儿媳妇应该开心啊!”

  王大娘一想,儿子说得也对,全村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儿媳妇!我应该骄傲。

  她想了想,拿出四万说:“两万还给你们,那两万给儿媳妇买貂皮大衣。”

  儿子把钱推回来,笑了,“妈,我们一起去接她回家吧!”

  王大娘连说:“好,好,可我得先把钱放好……”